盘他2s直播

夫妻两个一边去叶锦堂家,一边确定了干果加工厂的建设位置。

今天的交谈让徐静思的心情很愉悦,她喜欢不断的往前走,不断地忙碌让她很有安感,她不喜欢被这个社会淘汰掉。

还是有老公好啊,有事也是有商有量的,不像从前,大事小情都得自己拿主意,有时候遇到不确定的事情,左右摇摆,内心凄惶的时候有的是。

一边说着话,一边到了欣然的家里的,闻霆钧直接将破吉普车开到叶锦堂家门外才停下。

大概里面的人听到了汽车的声音,闻霆钧他们下车,叶锦堂家里的门灯也跟着亮了,等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人从里面迎了出来。

徐静思抬眼过去,是凌峰。

“凌大夫也来了啊。”徐静思开玩笑的说道。

“表嫂!”凌峰的语气不似上次徐静思带着萍萍去看病的时候,那么有气无力了。

“欣然呢?”

“在家熏脸呢,说是脸干。”

正在说着院子里传来叶欣然的声音,“表哥来了?”

凌峰转头应道,“是。”

牛仔妹俏皮唯美范街边风采

紧接着叶欣然快步的从院子里走了出来,看到徐静思了,喊了一声,“嫂子。”

“哎,”徐静思应了一声,笑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叶欣然批了一件外衫,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背心,头发胡乱的扎着,跟从前整洁、优雅的打扮,相去甚远。

叶欣然走了过来,她仔细的打量着徐静思的肚子,笑道,“好像快四个月了吧,看不出来呢。”

“穿的裙子腰线高,看不太出来。”

叶欣然说话的口气比从前稳重太多了,她挽住了徐静思的胳膊,往里走去,“咱们快进去吧,爸妈刚才还念叨着你们怎么还不到呢。”

“店里有事耽搁了一会,”徐静思跟着叶欣然往里走,边走边道,“你这次走的时间可不短。”

“呵呵,”叶欣然轻轻地假笑两声,“没办法,不去也不行。”

徐静思只觉得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紧了紧,她顿时会意,看来叶欣然不让她提这个话题,大概她跟凌峰在这里还是有疙瘩。

叶欣然已经有了暗示,徐静思便不再提及这个话题了,她说道,“自从我店里开业你就一直忙,也没空过去挑衣服,我给你带了两身裙子过来,款式跟质量都是不错的,等下你试试,不合适的话,我再拿回去给你换。”

“哎,谢谢嫂子啊,我今天还跟我妈说呢,我今年胖了,去年的衣服不能穿了,然后我妈说让我去你那看看,都是南方的新款?”

“是啊,我们店里的人特意去百货大楼看的,这边没有这样的面料跟款式,夏天穿特别凉快。”第一文学网

徐静思提起百货大楼,叶欣然来兴致了,立刻拽着徐静思的手八卦的问道,“百货大楼怎么回事啊,都上新闻了,我在报纸上看到了吓了一跳,先是苗佳欢去当了总经理,搞活动接着又被人砸了,怎么回事啊!”

说话间她们已经走上了台阶,要进屋了,还没等徐静思开口,便听叶欣然妈妈开门说道,“叶欣然你就净弄些没用的东西吧。”

“哎呀,妈,我这么久不在荣宁,稀罕听这些事呢。”叶欣然在自己母亲跟前又跟从前一样了,“您不知道,还不兴让我问问嫂子啊。”

“舅妈。”站在屋门口,徐静思跟叶欣然妈妈打了招呼。

“快进来,你妹妹这次回来的时候专门从乡下买了两只老母鸡回来,阿姨炖了可香了,先喝碗鸡汤,最补了。”

徐静思听着叶欣然妈妈热情的语气,心中暖暖的。

“妈,你真是偏心了啊,刚才炖出来都没有说让我先喝。”

叶欣然妈妈说道,“你要是也怀孕了,我天天给你炖老母鸡汤喝我也乐意。”

叶欣然哼了一声,朝着屋里跑去了。

等闻霆钧也进来,寒暄自然是不必说的。

乘龙快婿来了,从小就在跟前长大的外甥也来了,叶锦堂高兴的很,特意开了一瓶珍藏的好酒,酒瓶子盖一开,满屋子的白酒的香味。

男人们喝起了酒,徐静思便跟着叶母还有叶欣然去卧室里试徐静思带来的新衣服了。

女人对新衣服,向来都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徐静思给叶欣然妈妈挑的衣服跟送给闻霆钧妈妈的衣服是一个牌子的,有一件还是同款,这是一条藏青色的裙子,料子很有弹性,中年女人身材大部分都发了福,就算没有发福,肩膀也都会变厚,这件衣服,穿上之后不仅不会有紧绷感,还显得特别有型。

“呀,真好看啊。”叶欣然妈妈在大立柜上镶嵌的穿衣镜跟前照来照去,“对了,你婆婆下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给她寄的衣服收到了。”

叶欣然妈妈说到这里便没了下文。

徐静思看着叶欣然妈妈眼神中略略尴尬的样子,笑着说道,“我婆婆没相中是吧。”

“那倒不是,”叶欣然妈妈无奈,“你婆婆说她基本上不穿裙子,让你下次给她寄裤子过去。”

徐静思……当着叶欣然妈妈的面,徐静思能说什么啊,她笑了笑,说了一个‘好’字。

“妈,你看我的衣服好不好看?”叶欣然换了衣服出来,捋着裙子一边往自己身上看一边说道,“这裙子得配一双半高跟的凉鞋才好看,不过要是再去基层,可不能穿成这样。”

叶欣然穿的这件是V领的乳白色的修身过膝裙,这条裙子很符合她的气质,只不过在基层待的时间久的原因,欣然的皮肤有些粗糙,不似从前那般光彩照人了。

只是叶欣然的话才刚落音,便见叶欣然的妈妈板起了脸,低声训斥道,“你别想着再去基层,你爸已经跟你们单位的领导说好了,明天就把你调档案室去。”

叶欣然不敢大声说话,但她依旧以反驳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档案室就是个吃闲饭的地方,你别让我爸给我调动,丢人,赶明个我就不干了,天天在家白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