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app下载入口

走到老太太住的屋子跟前,徐静思调整了一下情绪,敲了敲门,随即响起老太太的声音,“谁呀?”

“我,徐静!”

“哦……进来吧!”

徐静思推门进去,老太太可能睡午觉了,正抓着床上的扶手要起来,她连忙放下东西跑了过去,伸手把她扶起来,“您睡醒了吗,再睡一会吧。”

这次再见,付老太太的态度平和了很多,“本来就睡不着,不过躺一下休息一下吧,你怎么又来了?”

徐静思心情不好,沉默的说道,“来看看您?”

“哭过了?”

“哪有?”徐静思笑了笑,“我骑摩托车来的,风有点大,没戴眼镜,吹的!”

付老太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轻轻地“哦”了一声,指了指桌子上的茶缸,“帮给我倒口热水。”

徐静思沉默的走了过去,拿起桌上的暖水瓶倒了半缸热水,瞧见桌子上还有一瓶没有打开的山楂罐头,忍不住问道,“上次拿来的罐头,您怎么还没吃完?”

付老太太淡淡的说道,“打不开!”

徐静思没说话,拿起罐头,用勺子柄,撬开了铁盖,把罐头打开了,拿了桌子上的碗,倒出几粒山楂跟糖水来,端到老太太跟前,低声说道,“您打不开就让这里的工作人员帮您打开,不然放坏了吃不掉就可惜了!”

文艺妹子清新旅行写真

付老太太接了碗,徐静思拿出自己买的东西,默默地都摆到了桌子上,不过是两包点心,一瓶子麦乳精罢了,这一次远不如上次何老师的妈妈送她的东西好!

她将麦乳精的瓶子拧开了,拿了勺子舀了两勺,搅在了刚倒上热水的茶缸子里。

看着瓶子里金黄色的麦乳精,徐静思想起了她刚来八十年代,变成徐静的时候那会儿,无论别人怎么嘲笑她、议论她、嫌弃她,她从未失去对生活的信心,可是此刻…….她的喉咙忽然哽咽,正常的投胎转世不好吗,为什么要重生到别人的身上?

“不吃了!”坐在床上的老太太忽然说道。

徐静思回神,连忙把碗接了过来,然后又听老太太说道,“陪我出去走走。”

“您喝口水再去吧,我刚崇尚,一会就能喝了!”

“回来再喝吧。”

徐静思见她还没穿鞋子,也不嫌什么,弯腰将鞋子拿了起来,帮她穿好,老太太也不说话,拿了个大褂穿上,又拿了拐杖,缓步的出了门。

徐静思看着她身上的褂子,越发的沉默,老太太身上的衣服是藏青色的斜襟大褂,连扣子都是纯手工盘出来的,应该是很多年之前的了!

出了门,徐静思要扶她,老太太没让,自己拄着拐杖,挪着脚步缓缓的出去了!

疗养院在山里,天气就是要比城里的要凉,徐静思出来的急,身上只穿了长袖衬衫,没穿外套走在树荫下,跟她的心情一样凉凉的。

“去那边园子里走走。”

徐静思应了一声,跟着老太太一起朝着她说的园子走去,园子里偶然遇到几个散步的老人,见到徐静思跟付老太太都很惊讶,毕竟他们也是少见这个老太太出来,而且也没有人来看她!

等走到了园子徐静思才发现,这里修的跟个小公园似的,园子里有苗圃、有草地,有果树也有灌木丛,有假山有小河,准着河边沿路走去,正好到假山上的小亭子,当真好看!

苗圃里种的菊花已经开了,红的、黄的、白的,大朵的、小朵的……开的热热闹,但是一看就是有人精心整理过的!

“去那儿看看!”老太太指着一大片开的碗口大的白菊说道。

真好看啊,徐静思心想,不是现代没有这么好看的菊花,而是她从未停下脚步认真去看过!

“遇到困难了?”站在盛放的秋菊边上,老太太忽然开口问道。

“没有,”徐静思注意到自己的情绪影响了老太太,深吸一口气,声音里有了些许的力气,可依旧有些心不在焉,“火锅店今天开业了,又忙又乱的,过两天走上正轨了,我来接您去尝尝,评价都不错!”

“又忙又乱的,怎么来我这了?”

徐静思……“想来就来了!”

老太太看着她,“不真吧。”

“真的!”徐静思嘴硬,“因为之前跟您说过的,等火锅店开了,请您吃火锅,今天在店里忙的差不多了,我就来了!”

老太太却道,“是跟你那个男朋友吵架了,还是他们家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徐静思沉默半天,才道,“都没有,都挺好的!”

付老太太哦了一声,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我婆婆是大家出身,一言一行十分讲究礼数,我虽然也生在旧式的家里面,但我念过书,脾气也坏,看不惯封建礼教的那套行为,时常在她面前挑衅。”

“婆婆不当面挑我的刺,却在背后给我挑拨离间。我们初时新婚,跟孩子父亲天天好的不得了,但是因为婆婆,我们争吵越来越多。后来算算,一年当中,我们俩能在一处的时间竟然超不过一个月,每日不是冷言冷语,就是针锋相对,后来他得了肝病,大夫说是生气生的,从那以后我就很后悔,后悔该忍着婆婆不该跟他吵架,但是……悔之晚矣!”

“那时候,家产都变卖干净了给他求医问药,可是时值战乱,缺医少药的,营养也跟不上,他坚持了两三年的时间就走了!”

“过刚易折,年轻的时候都倔强,如今懂了,却后悔都晚了!有时候低个头,认个错又能怎样?不然就像今天一样,如果我不出来,等菊花败了,就看不到了,明年…….能不能看到也未可知!今年、明年也正如今生、来世啊!”

老太太最后一句话,深深的触动了徐静思的内心,今生、来世……她沉默了很久、很久才道,“是,您说的是。”

“慢慢来,遇到事情冷静冷静,再想该怎么办!”

徐静思点点头。

这一天她回去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山里的空气很凉,她穿着薄薄的衬衫走到疗养院的路上,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她决定好了,等她见了闻霆钧要跟他平心静气的谈一谈,现在是魏宁,如果将来再出现个王宁、张宁什么的,难道就要有永远吵不完的架吗?

这样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她需要足够的尊重跟信任!

走到停车处,蹬开摩托车,跟门卫打了招呼,她缓缓的骑着车子出去了,但是一出大门,看到停在门口空地处的吉普车以及倚在车边抽烟的人,她顿时捏了刹车,双脚点地……他怎么找这来了!